• 老师您好,本文中的信件内容基本无错误.但现在的00后还会听您怎么在那里教育他怎么做人吗 2019-02-10
  • 喀喇昆仑深处的壮美 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1-13
  • 黄河发源地青海“多管齐下”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 2019-01-13
  • 听说过吗?嫁人严重影响生活质量!—杨羊牛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8-12-20
  • 热刺孙兴慜领衔 “太极虎”能否逢凶化吉猛虎出山 2018-12-20
  • 女白领不是将自己嘴里吃剩的饭连口水一起打包的,而是将桌上的,人们没吃的留给了贫寒者,这有什么错? 2018-12-16
  • 中国新闻话语的来源和批判地吸纳西方新闻话语 2018-12-07
  • 这是很容易检验的!家庭是按需分配的,也是各尽所能的。笑博士在家中,除按需分配外,还有什么是需要从家中按劳分配的,跟大家讲讲如何? 2018-12-07
  • 河北11选5和值走势: 前三直选走势图

    重生之都市仙尊 《重生之都市仙尊》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秦家晚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一百四十五章:秦家晚宴

        “陈铭哥哥,你为什么不直接告诉他们你的真实身份呢?明明那魏导和郭总都那么尊敬你,那几个丑八怪凭什么这么瞧不起你?”

        走在前面的秦雨柔,小声地对陈铭说道。

        陈铭笑了笑,轻声道:“傻丫头,在我心里,这些人就跟空气一样,我根本不会去在意她们要说什么,想做什么,现在我的脑海里面,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会一会你这个不负责任的亲爹?!?br />
        “???”秦雨柔一愣。

        “小时候把你丢掉,让你过了这么多年苦日子,现在你发达了,却要认你这个女儿了,这种爹,我如果是你,我情缘不认?!背旅骄踩缢厮档?。

        “可是……”秦雨柔有些伤心,揉了揉眼睛,缓缓道:“但他是雨柔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呀……我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世,也想要了解我的家族……”

        “你错了,雨柔?!背旅嗔巳嗲赜耆岬男惴?,继续道:“然而你并不孤独,我和我妈妈杨慧,都是你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亲人。而且,只要有我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欺负你,哪怕你的家族再大,他们只要对你不好,我反手就会灭了他?!?br />
        “有你在……真好……”秦雨柔埋下头去,羞红了小脸。

        走在陈铭和秦雨柔身后的谭盈盈、赵楚萍、薇薇三人,恨得牙痒,尤其是那赵楚萍,因为这个秦雨柔,她被男朋友秦川狠狠扇了一耳光,现在她怒不可遏,趁着秦川在后面跟管家商量事情没有跟上来,赵楚萍愤愤道:“这个女人太贱了,认准自己傍上了秦家这根高枝,就耀武扬威、得意洋洋,看得我真想吐啊,不就是个三线明星吗?我只要动用我家族的背景,一样能够把她收拾得服服帖帖!”

        “就是就是!赵姐!我支持你!这个秦雨柔一看就是没有眼光、没有品味、没有见识的蠢货,你只要稍微动点心机,就可以把她弄死!趁着现在她还没有真正火起来,赶快动手!不然真让她得势了,成了一线,那还了得!”谭盈盈也在一旁煽风点火,她倒不是真的看秦雨柔很不爽,她说这一番话的目的,实际上是在针对陈铭。

        的确,陈铭身旁有这么优秀的一个女朋友,她谭盈盈当然恨得咬牙切齿啦!一直以来,谭盈盈都不相信陈铭的进步,她一直认为陈铭还是那个高二时候的挫穷丑,那个在全校吊车尾的吊丝,所以她哪怕已经亲眼所见,也要选择性眼盲地去贬低陈铭。

        毕竟,一个从来都不如你的人,一下子什么都比你强,比你厉害,那你恨不恨?你嫉妒不嫉妒?

        现在,谭盈盈就陷入这种情绪里面,整个人恨不得把陈铭咬碎了嚼烂。

        ……

        此时,秦雨柔和陈铭已经走进了别墅的大厅内。

        “陈铭哥哥,现在我带你过去见我爸爸?!彼底徘赜耆嵘斐鍪秩?,牵住陈铭,当那双柔若无骨的玉手触碰到陈铭的时候,整个大厅里的气氛,瞬间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秦雨柔始料未及,而陈铭却看在眼力,心头一阵窃笑。

        此时此刻,陈铭他能感受到,在场的所有三十岁以下的雄性生物,都将仇视震怒的眼神,投向了自己。瞬间,陈铭便成为了这场宴会的焦点人物。

        而秦雨柔的这个举动,却没让站在不远处的秦国感到多意外,他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

        实际上,秦雨柔的这个青梅竹马,秦国在来觞州之前,就已经知道了。

        陈铭,沧泷一中的高中生,陪伴秦雨柔在棚户区十多年,如果不是陈铭的妈妈,秦雨柔可能已经饿死在沧泷市的棚户区里面了。

        今天,是陈铭高考结束的日子。

        这是秦国所能够掌握到的全部资料了。

        “丫头,来了还不快喊一声爸爸,上次见你的时候,你可没有介绍你身旁的这个同学给我认识呀?!鼻毓旖沁挚坏啦灰撞炀醯幕《?。

        牵住陈铭的时候,秦雨柔心头还有些紧张,心头一阵热浪涌上来,就像是喝醉了酒一样,让她脑袋迷迷糊糊的,有些舒服。

        同样是牵住陈铭,秦雨柔现在却感觉面红耳赤,就像是恋爱的味道一样。

        陈铭环视四周,只见有无数道杀气腾腾的眼神,正落在自己的身上,特别是几个样貌英俊、身穿名贵西服的男子,那眼神简直是恨不得把陈铭大卸八块,然后饮血吃肉。

        “这个男的……好像是……这模样……莫不是幽州陈家的陈景龙?”陈铭脑海之中的巨型人脉网又开始搜索起来,很快就将一位表情冷峻的男子,以及其重要的几个人物联系起来。

        现在陈铭修成了“文明字典”,过目不忘,幽州陈家的所有重要人物,都已经储存在“文明字典”里面了,让陈铭可以随时调用里面的信息。

        掌握这些信息之后,陈铭不动声色,只是脸上露出些许笑意。

        “爸爸……”秦雨柔牵着陈铭,埋着头,缓缓地走到秦国的面前,缓缓说道:“爸爸,这位就是和我从小一起张大的陈铭?!?br />
        “你好,秦叔叔?!背旅槐安豢旱匦α诵?。

        秦国眯着眼睛,点了点头,姿态摆得很高,顿了几秒钟之后,他目光挪向别处,对其他客人说道:“诶,好好好,先吃饭,先吃饭。朋友们大家都坐过去啊?!?br />
        显然,秦国并没有太把陈铭当一回事。

        于是,这场晚宴,正式开始。

        那些坐在客厅沙发上聊天的众多客人,开始围拢过来,坐到餐桌这边来,而这时候,秦川、谭盈盈、赵楚萍、薇薇、方文,还有几个陈铭的同班同学也都走了进来,被秦国安排在了另外一桌就餐。

        “事情有趣了?!背旅ばθ獠恍?,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周围每个人的表情。

        不得不说,秦国家里的饭桌真的很大,这台从香港万泰家具城花了185万港币拉回来的桌子,的确够气派。

        “主要材料是象牙和阴沉木……”陈铭走到桌子的旁边坐下,轻轻地触摸着圆桌的边缘,从指尖传来的那种滑腻感,让他能够直接确认这张桌子的材质。

        “来,雨柔,你第一次见到这些爸爸的朋友,我给你简单介绍一下……首先是这位来自幽州陈家的陈景龙……”秦国走到上席,带着秦雨柔认人,却直接把陈铭晾在了一边,也不给陈铭安排落座的地方。

        当然,这个时候,还是有很多人注意到秦雨柔身旁的这个年轻男人的,面对这些投来的目光,陈铭一一笑脸相迎,朝着圆桌上的每个人逐一点头,然后热情地寒暄两句,姿态低得不能再低。

        可是还是遭了不少白眼和冷笑。

        显然,这位忽然间“空降”秦雨柔男友,几乎所有人都对他有敌意。

        这时候,秦川走了过来,走到陈铭的身旁,客气地对陈铭说道:“陈会长啊,我们把空间留给他们父女吧,我们去那边坐,那边的人你都很熟悉,而且大多是你的同学,你们也有话可以聊啊?!?br />
        显然,秦川这意思,是要把陈铭支开了。

        或者说,他认为陈铭根本不配坐在这一桌,毕竟,能够跟秦国坐在一桌的人,可都是非富即贵。

        而坐在另一桌的人,显然就是不受秦国重视的那群人了,这些人的身份,主要还是秦川女朋友的一些同学好友。

        这时候,秦国也点了点头,对陈铭道:“对啊,小陈同学,要不然你坐那边去吧,待会儿秦雨柔的姐姐,还有她的阿姨要过来,这个位置要留给她们的?!?br />
        秦国表面上很客气,但实际上留给陈铭的态度,是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漠。

        说白了,就是瞧不起陈铭。

        “哦?姐姐,是秦楚楚是么?”陈铭笑着问秦雨柔道。

        “嗯……”秦雨柔点了点头,回答陈铭道:“那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之前说要?;の业哪歉鋈?,我知道她还打过电话警告你……对不起陈铭哥哥,给你添麻烦了……”

        一边说着,秦雨柔一边牵起陈铭的手,要跟陈铭一起去另一桌就坐。

        显然,这个举动很快就被秦国制止了。

        “唉?丫头? 你过去做什么???来,就坐爸爸身边,你不坐过来,那爸爸可就白白办了一顿招待啊,哈哈哈哈哈……”

        秦国开了一句玩笑,周围的客人都附和着笑出声来。

        但这时候,秦雨柔却意外坚决地摇了摇头,她态度强硬,直截了当地对秦国说道:“爸爸,我要挨着陈铭哥哥坐,他坐哪,我坐哪。你让他去那边的桌子坐,我也跟去那边?!?br />
        秦国皱了皱眉,显然他没有料想到自己这个女儿居然这么倔气,最后他只得在自己身旁多空出来一个位置,邀请陈铭过来坐下。

        陈铭一落座,一个年轻的男人就靠了起来,小西服,蝴蝶结,头发整齐地往后梳,再抹上发胶,看上去精神干净,脸蛋也颇为清秀,他伸手拍了拍陈铭的校服,客气而生疏地说道:“陈兄弟是吧,初次见面,我叫陈景龙,真巧,我们还是本家啊?!?br />
        “噗嗤!”

        这时候,坐在不远处的谭盈盈笑喷了,她指着陈铭,嘲笑道:“你看看,那个从幽州陈家来的富家子弟,一身都是名牌,看着就贵气十足!而这个陈铭,穿着我们沧泷一中的校服就来了,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土包子,哈哈哈哈!”

        这话一出,薇薇和赵楚萍都笑出声来,其他陈铭的同班同学也开始发笑,唯独那方文,黑着脸坐着不说话,表情有些难堪。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前三直选走势图 www.dsyr.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 老师您好,本文中的信件内容基本无错误.但现在的00后还会听您怎么在那里教育他怎么做人吗 2019-02-10
  • 喀喇昆仑深处的壮美 中国国家地理网 2019-01-13
  • 黄河发源地青海“多管齐下”确保“一江清水向东流” 2019-01-13
  • 听说过吗?嫁人严重影响生活质量!—杨羊牛的博客—强国博客—人民网 2018-12-20
  • 热刺孙兴慜领衔 “太极虎”能否逢凶化吉猛虎出山 2018-12-20
  • 女白领不是将自己嘴里吃剩的饭连口水一起打包的,而是将桌上的,人们没吃的留给了贫寒者,这有什么错? 2018-12-16
  • 中国新闻话语的来源和批判地吸纳西方新闻话语 2018-12-07
  • 这是很容易检验的!家庭是按需分配的,也是各尽所能的。笑博士在家中,除按需分配外,还有什么是需要从家中按劳分配的,跟大家讲讲如何? 2018-1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