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轻生活,做不一样的自己 2019-07-16
  • 中国农民骑行到巴西追逐奥运 2019-07-16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这不是歪想也,谁敢保证你害羞的时候没有任务?你不上报别人怎么计划? 2019-07-09
  • 推进科技兴军 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伟大实践 2019-06-27
  • 四岁及以下儿童禁用双黄连注射剂 2019-06-26
  • 很重要一个原因,是中国租房非常不方便,没有一个比较完善的租房市场,监管也不力。 2019-06-26
  • 《邪不压正》彭于晏廖凡合作姜文受益良多 2019-06-24
  • 成都连获投资类大奖 用“成都速度”迎接空前机遇 2019-06-23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 2019-06-14
  • 国家外汇管理局:取消QFII资金汇出20%比例要求 2019-06-14
  • 张太雷烈士大学毕业证书回到故乡常州 2019-06-03
  • 督导组进驻河北6市!扫黑除恶可电话举报 2019-06-03
  • 县名解析:朔州山阴县县名来历 2019-05-21
  • China Fokus Staatsprsident Xi gelobt dem Volk zu dienen, whrend nationale Gesetzgebung Jahrestagung abschliet 2019-05-17
  • 揭秘:中纪委如何对高级领导干部进行谈话提醒? 2019-05-17
  • 河北福彩排列5走势图: 前三直选走势图

    我,史莱姆,回家 第33章 提线木偶……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刚完成两条赤链蛇的去皮,头,尾及内脏的处理工作,小逸就直接被自家妹妹赶出了家门……

        站在门口看看自家紧闭的房门,又探头瞄了眼在隔壁忙碌着进行最后清扫工作的搬运工人们,小逸一脸纠结的放下了抬起来准备按上掌纹解锁器的手。

        事到临头,他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南宫小姐,请您验收我公司的工作,如果满意,请在觉得满意的选项前打钩。最后麻烦您在表格下方签字?!?br />
        401室传来一个男人的说话声,似乎是搬家公司已经打扫完毕了。

        待搬家工人们提着垃圾袋,扛着各种扫除工具陆续离开,小逸表情僵硬的走进401室,在玄关处脱鞋入内。

        听到脚步声,坐在沙发上泡着红茶的南宫那月抬头撇了一眼门口,手中动作不停,用冷淡的语气警告某位不请自来的“客人”:“未经主人许可就擅自入内……这应该算是强闯民宅吧?我现在是不是可以报警?”

        绷着脸的小逸无视了警告,完全是一副不拿自己当外人的做派,径直走过去坐到了表情愈发冷淡的南宫那月对面,用直愣愣的目光注视着她。

        【仔细看的话,那月酱还是挺好看的,就是太冷了点……】

        【他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这就是能成为我妻子的女人吗?】

        【有事说事,你不要一直盯着我看??!】

        【可惜认真比较起来,那月酱似乎没有我长得好看呢……】

        【还让不让人好好享受红茶的美味了?!】

        【说起来与恶魔签订契约的女性是魔女的话……那么那月酱和我这个等级的魔物有了灵魂上的联系,是不是也算我的魔女了?】

        【不说话就不说话!看谁熬的过谁!】

        ……

        时间在沉默中稍稍流逝……

        也许过了五分钟?或许是十分钟?

        当滚烫的红茶冷却到可以入口的程度时,舍不得红茶凉掉的南宫那月忍不住打破了客厅内沉默到仿佛空气都凝结起来的古怪气氛:“要来一杯斯里兰卡的康提红茶吗?是FTGFOP级的高品质茶叶?!?br />
        “……”小逸没想到南宫那月会请他喝红茶,犹豫了一秒后点点头:“好?!?br />
        镶有金边,绘有精美花卉图案的陶瓷杯组摆放铺了一层白色蕾丝托盘垫的托盘中,大概是因为南宫那月不是在喝下午茶,所以铺着洁白蕾丝桌布的茶几上并没有看到可口的小点心。

        因此这张钢化玻璃架构起来的茶几上只放了茶杯、银质茶壶、银质茶匙、银质茶刀、滤勺、广口瓶、茶渣碗、砂糖壶、茶巾、茶叶罐、热水壶、托盘,没有保温罩、饼干夹和三层点心盘。

        南宫那月轻轻拿起银质茶壶,为“客人”倒上一杯芬芳四溢的红茶,然后将茶壶轻轻放回原处。

        从拿起茶壶,到倒茶,再到放下茶壶,她的举止都是如此从容而优雅,配上哥特萝莉的形象,让小逸看得极为赏心悦目——只是一个倒茶的过程,却蕴含了悠闲、自在、浪漫,又带着一点贵族式的傲慢意味在其中。

        “谢谢?!?br />
        礼貌的道一声谢,小逸端起精致的陶瓷茶杯,先轻轻嗅了嗅浓香扑鼻的茶香,然后才小小的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

        在小逸端起茶杯时南宫那月露出了一丝幸灾乐祸的浅笑:【红茶闻起来很香,可是新手不加砂糖和牛奶就入口的话……】

        果然……

        只抿了一小口,小逸就被那苦涩的味道弄得皱起了眉头。

        “味道如何?是不是觉得非常棒?”

        南宫那月优雅的单手托腮,歪着脑袋,用打开的蕾丝折扇掩着小嘴,憋着笑轻声向“客人”补刀。

        愁眉苦脸的小逸实话实说:“又苦又涩,超难喝的……”

        “难喝吗?”南宫那月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因为是小孩子的身体,所以吃不了苦?冰箱里是空的,没有牛奶,需要加点砂糖吗?”

        “既然冰箱空了,那月酱不如和我一起去超市购物吧?正好我要买一些食材回来?!?br />
        小逸正愁怎么完成妹妹下达的任务,一听南宫那月这话立马就精神了,忙不迭的邀请她一起去逛超市。

        “不去。需要的东西我会在网上下订单让超市送货上门?!?br />
        茶还没喝完之前哪都不想得去的南宫那月,不假思索的拒绝了小逸一起去超市购物的邀请。

        小逸吐槽正在给自己续杯的南宫那月:“你是魔女,不是宅女吧?”

        “没有规定说魔女不能是宅女,也没有规定说宅女不能是魔女。再说……我已经不是魔女了,做个宅女似乎也挺不错的样子?”

        【……有理有据,使人信服?!?br />
        仔细想想南宫那月的话,小逸并没有发现逻辑上有什么问题。于是他暂且放下了妹妹交代的这个小任务,决定趁此机会试试从网络上学习的某种谈话技巧,看看能不能借机直接完成妹妹交代的另一个最终任务。

        “那月酱,我们结婚吧!”

        “噗!咳咳咳!你……你刚才说什么?”

        差点被一口红茶呛死的南宫那月觉得——【我刚才应该是出现幻听了没错吧?!】

        “我说……”

        小逸指指自己,再指指南宫那月:“我们两个结婚吧!”

        “结……结婚?!你知道结婚是什么意思吗?”

        “当然知道。结婚,法律上称为婚姻成立。是指配偶双方依照法律规定的条件和程序确立配偶关系的民事法律行为,并承担由此而产生的权利、义务及其他责任?!?br />
        “那只是法律上的笼统说法!结婚是两个相爱的人从此生活在一起!彼此相爱,相互理解,不管生活是烦恼还是快乐都厮守到老!是爱情的升华!现在……你还觉得我们之间有可能结婚吗?”

        【网上说的谈话技巧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我好像搞反了。上面大概是说“先提一个高要求,再提一个低要求,人们往往会很容易接受那个低要求?!蔽矣Ω孟忍峤峄榈氖虑椴哦?!要不要试着补救一下看看呢?】

        “无法理解的说法。首先我并不懂你说的爱是什么;其次我的灵魂决定了身体的形态,我会一直是现在这个样子,不会衰老;再次我只认可法律上的说法,有不少男女因为各种利益而结婚,并不是你所说的爱,但法律却是承认他们的婚姻关系的;最后祭似乎非常希望我和你结婚,让你成为我们家的一员,我不想让她失望。唔……由于我现在不到法定婚龄,所以我们可以先谈两年恋爱?”

        尝试补救的小逸,说着说着不禁露出了苦恼的神色:“话说……那月酱你知道该怎么谈恋爱吗?我对这种事情一窍不通啊。结婚的前置任务‘谈恋爱’……看来得交给那月酱完成了?!?br />
        听小逸说前三点时,南宫那月发现自己无言以对。然而……听到最后一点的内容,她看小逸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变得震惊。

        南宫那月知道这位强大的存在非常在乎他的妹妹,可她没想到会是这种已经可以算是病态的在乎。

        “你妹妹让你结婚你就结婚?是不是只要她说一句‘这个世界糟透了’,你就能像毁灭我那个世界一样,毁灭掉这个世界?你难道是你妹妹手中的提线木偶吗?你自己的想法呢?”

        不知道为什么,震惊的看着小逸,南宫那月心里竟然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奇怪感觉。

        【有这么强大的力量干点什么不好?去当维护世界和平的正义使者……不,哪怕是去当个无恶不作的邪恶魔王,也好过当一个没有自己想法的提线木偶吧?】

        “因为祭是我的妹妹,是我的家人啊。我这个做哥哥的,当然要力所能及的满足自家妹妹的愿望。这就是我的想法。至于‘灭世’这种要求……放心吧,祭那么温柔善良的孩子,是不可能提出来的?!?br />
        “力所能及……也就是说如果校条祭真的想灭世,你也会做到?是这个意思没错吧?!”

        “不会?!毙∫菀∫⊥?,然而没等南宫那月松口气,他又接着说道:“毁灭位面这种大事必须征求过父母的意见才行。如果家人全都这么要求,我才会执行?!?br />
        【我是不是该庆幸这某种意义上的三权分立?可是这种亲属间可以相互“包庇”的分权意义何在?和这样一位灭世级的危险存在同处一个位面……嗯?我为什么会和他存在同一个位面?我的空间能力真的足以支撑我逃到另一个位面吗?为什么他是半年前苏醒的,我又刚好是半年前来到这个位面的?地球上那么多人,怎么我偏偏就和他遇见了,还成了他的担当老师,最后搬家还成了邻居?】

        拿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南宫那月越想越觉得不寒而栗。相比巧合、缘分、命运这类不靠谱的说法,她更相信这些都是某个未知的幕后黑手特意安排的!

        “那月酱,你放心啦!这里是我的家乡,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毁灭掉的这里?!?br />
        小逸以为手微颤,脸色苍白,目露惊色的南宫那月是被他的话吓到了,赶紧出声安慰。

        放下茶杯,南宫那月轻声问小逸:“这个位面有位面意志的吧?”

        “嗯?位面意志?有的啊。从你办公室离开后,我就和这个位面的位面意志谈笑风生了一会儿,我还给她取了个叫做‘小?!拿?。对了!洗手间的玻璃就是那孩子打碎的,搞得我还跑了一趟校务处去替她交赔偿金……”

        小逸的语气普通得就像在和熟人抱怨某个不省心的朋友一样。

        “说起来……小樱似乎挺关注那月酱的呢?在办公室里的时候她还怕我对你下杀手躲着一边偷窥着当时的情况,随时准备出手救你?!?br />
        “果然是这样吗……”

        南宫那月曾经也算身居高位的体制内人士,各种布局算计、阴谋诡计见识得不要太多。她已经完全可以确定从自己逃出原位面后,发生在她身上的所有关于校条逸的巧合、缘分、命运,全部都是这个位面的位面意志在暗中操纵。

        【可笑的是……我竟然还觉得校条逸是提线木偶。真正的提线木偶是我啊……】

        以南宫那月曾经的力量层次,她虽然无法理解位面意志具体是种怎样的存在,又能做到哪些奇迹之事,但是这并不影响她做出推断。

        很简单,只要把位面意志当做真实存在的,全知全能的上帝就可以了。既然位面意志是全知全能的,那么在不让一个失去99.99%力量的魔女有所察觉的情况下,使其按照祂的剧本走,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那么连失去力量的前魔女的都不如的普通人类呢?暗中操纵起来是不是更加得心应手了?

        南宫那月甚至已经脑补出了位面意志的“剧本”——救下一个经历过位面毁灭,此生绝对不愿意再次经历这种可怕事情的唯一幸存者,安排在极度危险却极度在乎家人的大魔王身边,使其成为大魔王最在乎的家人之一,给大魔王加上最保险的一道安全锁,从而避免再次出现位面被毁灭的情况。

        对于这种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人生,南宫那月肯定是不乐意的。

        可是不乐意又能怎么样呢?她只是一个除了精神力强一点,稍微会点防狼术等级的拳脚功夫外,体格还比不上普通同龄女性的前魔女罢了。

        大喊一声“我命由我不由天”,然后奋起反抗被位面意志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命运?已经26岁,且曾经身居高位的南宫那月又不是什么看不清现实的中二病少女。

        在绝对的力量差距面前,任何挣扎都是在做徒劳的无用功。现实就是如此残酷。

        用句话糙理不糙的话——生活就像强奸,既然无法反抗,不如学会享受。

        南宫那月没有生出一死了之这种与其说是“决绝的反抗”,不如说是“可耻的逃避”的懦弱想法。

        【既然做了和以前一样的教师工作,那么再捡起来狱卒的工作又有何不可?】

        “那月酱,什么‘果然是这样吗’?这样是哪样???小樱救了你,有哪里不对的吗?”

        看着走神的南宫那月,不在乎亲人和家庭以外事物的小逸压根没有细想过,某看起来很蠢萌很胆小的“樱粉色弹珠”会有胆子算计他。

        “呼~”

        心中已经有了决定的南宫那月长出了一口气。她坐正身子,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小逸的猩红的双眸,轻启樱唇:“交往可以,结婚也可以,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个要求?!?br />
        虽然南宫那月表面上看起来很镇定的样子,可她眼角滑落的那滴泪珠却出卖了她的真实心情。无论如何她也是个女孩子啊,对爱情也曾有过美好的憧憬的。现在却要像个被人操控的提线木偶一样,嫁给毁灭了故乡的仇人……这其中的委屈不足为外人道也。

        位面核心中,刚刚睡下的小樱清醒了一瞬,随手断开某根连接至某个漆黑漩涡的命运线后,祂继续以沉睡打发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前三直选走势图 www.dsyr.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 轻生活,做不一样的自己 2019-07-16
  • 中国农民骑行到巴西追逐奥运 2019-07-16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这不是歪想也,谁敢保证你害羞的时候没有任务?你不上报别人怎么计划? 2019-07-09
  • 推进科技兴军 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伟大实践 2019-06-27
  • 四岁及以下儿童禁用双黄连注射剂 2019-06-26
  • 很重要一个原因,是中国租房非常不方便,没有一个比较完善的租房市场,监管也不力。 2019-06-26
  • 《邪不压正》彭于晏廖凡合作姜文受益良多 2019-06-24
  • 成都连获投资类大奖 用“成都速度”迎接空前机遇 2019-06-23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 2019-06-14
  • 国家外汇管理局:取消QFII资金汇出20%比例要求 2019-06-14
  • 张太雷烈士大学毕业证书回到故乡常州 2019-06-03
  • 督导组进驻河北6市!扫黑除恶可电话举报 2019-06-03
  • 县名解析:朔州山阴县县名来历 2019-05-21
  • China Fokus Staatsprsident Xi gelobt dem Volk zu dienen, whrend nationale Gesetzgebung Jahrestagung abschliet 2019-05-17
  • 揭秘:中纪委如何对高级领导干部进行谈话提醒? 2019-05-17
  • 天津十一选五预测号码今天 北京pk10开奖杀号定胆 61浙江体育彩票走势图 上海时时彩直播 双龙国际娱乐城下载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露珠 六肖中特 资料更新中 上海时时乐开奖控 福辽宁35选7开奖结果彩 海南彩票网 看足球指数的软件 排列5预测号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一定 双色球红球尾数折线图 体彩7位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