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轻生活,做不一样的自己 2019-07-16
  • 中国农民骑行到巴西追逐奥运 2019-07-16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这不是歪想也,谁敢保证你害羞的时候没有任务?你不上报别人怎么计划? 2019-07-09
  • 推进科技兴军 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伟大实践 2019-06-27
  • 四岁及以下儿童禁用双黄连注射剂 2019-06-26
  • 很重要一个原因,是中国租房非常不方便,没有一个比较完善的租房市场,监管也不力。 2019-06-26
  • 《邪不压正》彭于晏廖凡合作姜文受益良多 2019-06-24
  • 成都连获投资类大奖 用“成都速度”迎接空前机遇 2019-06-23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 2019-06-14
  • 国家外汇管理局:取消QFII资金汇出20%比例要求 2019-06-14
  • 张太雷烈士大学毕业证书回到故乡常州 2019-06-03
  • 督导组进驻河北6市!扫黑除恶可电话举报 2019-06-03
  • 县名解析:朔州山阴县县名来历 2019-05-21
  • China Fokus Staatsprsident Xi gelobt dem Volk zu dienen, whrend nationale Gesetzgebung Jahrestagung abschliet 2019-05-17
  • 揭秘:中纪委如何对高级领导干部进行谈话提醒? 2019-05-17
  • 发票中奖查询网站: 前三直选走势图

    都市之不败主神 第四百六十七节 逼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李天说完之后,自己右掌直接抬起来了对方那边感觉到一阵劲风,都以为李天马上要动手呢,谁知道李天又轻轻的把手给放下了,刚才只不过是吓唬你们一番,但是楼里的那些人都吃惊不已,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的去解释这件事情了,他们一直都认为魔教的人是非常厉害的,但同时这些人又知道一件事情,那就是没有办法跟李天对抗,当年李天留下来的印象实在是太可怕了,魔门大阵就是他们一辈子的寄托,但魔门大阵在李天的手里没有多少的强横之处,反而是被李天给破坏的没有一点的尊严,现在让他们面对这样的敌人,他们真的是提不起那个反抗之心。

        “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呢?刚才的情况你也看清楚了,包括你自己都在害怕,你觉得你们能够跟我作对吗?今天我没有想着跟你们在手底下见真章,但是我也有我的一套方案,刚才我们在谈判的时候,所有的谈判方案都是你提出来的,而且所有的事情都是你要求的,就好像我这边完全没有话语权一样,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就什么都不说了,现在这个情况你也明白,以后是个什么情况你更加明白,如果我们双方要合作的话,就必须得按照我的路线才行,以后其他人肯定不会进来,但如果我们共同找到这件宝贝的话,我这边必须得要60以上?!?br />
        李天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对于副帮主来说,这个要求可能是没办法接受的,但总得给人家一个讨价还价的余地,人家作为李氏集团的董事局主席,在全世界范围内也算是有一号的人物,如果你连给人家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人家,那有些事情也就没什么好说的,就好像现在这个情况一样,如果从你的嘴里说出一个不字,那么下一步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双方肯定会在这里开战的,那个时候是一个什么结果,绝不是你们这些人能够考虑的了,所以现在李天非常清楚,就看你们这些人最后是个什么样子了,最后的结局变成什么样子,那也全部掌握在你们的手中,付诸武力还是讲究和平,就看你们的了。

        副帮主吞了一口口水,虽然知道李天说的是实话,但副帮主的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他的一辈子都奉献给了这个社团,这个社团就是他的一切,在副帮主的心理,这个社团是不能够被别人威胁的,哪怕这个人的实力非常强大,如果换成了其他人的话,副帮主是绝对不会低头的,肯定会给这个人拼到底的,但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呢?现在这个人是倔强的,至少比他们这些人要强的多,如果真的要杀起来的话,自己这边肯定会尸横遍野的,所以必须得跟这个人妥协,但对方直接开口要60,这在副帮主的心理是没法过得去的,毕竟你们开口要的太多了。

        如果魔教当中的人不说出来,李氏集团也仅仅是感觉到怀疑,至于最终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恐怕这些人还要怀疑很长时间,在这一段时间里,恐怕他们什么样的消息也得不到,反而会引来更多的大型势力,现在跟魔教谈妥了,双方也就不会在这个地方冲突了,那个时候来的人也就少了,对于李氏集团这边来说,那也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并不是只有魔教授意,双方在这件事情上应该是好好谈判才对,而不是直接要求有60的好处,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就根本没有把魔教放在眼里,抬头看看对面的李天,看样子人家真的没有把咱们放在眼里。

        当副帮主想要说话的时候,李天有意无意的换了一个姿势,副帮主又把自己的话给咽下去了,刚才想的就是正确的,换成别人的话绝不屈服,但眼前这个人是李氏集团的老大,眼前这个人铸造了一个又一个的神奇,眼前这个人让她们魔教吃了很多的亏,甚至手下的一个人就把他们的很多红衣祭司给干掉了,如果要是以后还跟他们作对的话,那剩下的这些人能够保得住吗?最害怕的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那么多的高手来到了中东地区,最终什么东西都没有得到,反而是让对方把自己给打趴下了,这怎么能够过得去呢?以后还要镇守其他的地方呢,人手方面绝不能出差错。

        “你说的这个事情,我原则上同意,但我必须得先把丑话说在前面,这就是我们最终的谈判结果了,以后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就算你这边投入的再多,我们也绝对不能够更改这个比例,其实我告诉你一个真正的事实,当这件宝物出来的时候,魔教可能不会是你们的对手,如果这件宝物把其他的人给追来,除了你自己之外,恐怕其他的人都是挡不住的,全世界的老魔头多了去了,可能还会有其他世界的人过来,那个时候我们这些人就没多少用处了,但你曾经答应过我的40,我希望你能够到最后也履行这一点,至于能不能够控制得住,那就只有靠你自己了?!?br />
        副帮主常出了一口气,当初找到这个宝物的气息的时候,很多人就已经是投了弃权票,认为魔教不可能掌握这件宝物的,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的贪婪已经大过了理智,所以他们才派出了那么多的人,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事例,只要人家没有把自己的底牌掀开,那就说明人家还是非常厉害的,如果这个时候你认为你是世界第一了,那只能说你自己的脑袋有问题,现在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既然只有李天在这里跟自己谈判,那就把这40算在他们的头上,不管以后来了多么重要的敌人,这40都是咱们的,当然如果得不到这件宝物的话,那就当今天所说的都是废话。

        “这一点你放心就是了,你有一个前提条件,我这边也有一个前提条件,如果你想保证你们40的话,那我们必须得摒弃前嫌,我并不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以后会有什么样的人过来跟我抢夺,我只知道一点,如果有人来的话,我会毫不犹豫的打败他们,但你的人必须得在我的管理之下,你现在除了相信我之外,恐怕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要不然我直接把你们给干掉,虽然我可能得不到一些消息,但现在也少了一个抢夺者,至于后来的那些人,我相信她们也绝不是我的对手,这一点你自己比任何人都清楚,比任何人都明白?!?br />
        当李天说完之后,一股倔强的气放出来了,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感觉到恐惧,只有决定高手才有这样的气息,包括副帮主在内,都十分恐惧的看着李天,这个人到底是多么的厉害呢,刚才放出气息的时候,最多只有现在的一半左右,现在应该是全部的气息了,别说是她们魔教当中的高手了,就算是那些影视高人全部都出来,在李天的面前也没有多少的分量的,那些人还以为自己非常厉害,估计抢夺宝贝的时候只把自己的地址派出来,等到他们在李天的面前碰了壁的时候,恐怕这些人也就明白了,其实他们跟李天差的太远了,双方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当李天的气息放出来的时候,整个城市当中的人都感觉到了,普通人可能感觉不出来,但她们也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些闷,可如果你是一名修真者的话,你就知道这样的气息有多么的可怕,平常这些修真者走在大路上,那些普通的老百姓都感觉到有压力,但现在所有的修真者都有压力了,他们不知道出现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在他们的认知当中,可能没有人能够释放出这样的气息,但现在这一切明明白白的在这里放着,如果他们还不相信这一切的话,那就怪他们自己实在是太没用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目前这些家伙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他们只能是把这一切当成真的,到底什么样的人来了呢?

        “实在是太可怕了,我自认为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但跟你的气息比起来,恐怕我自己的认知都有所欠缺,当年我跟随我的师傅的时候,我认为我的师傅是最强者,至少在地球上是最强者,地球上的壁垒实在是太薄弱了,没办法容纳一些更加强大的人,所以我认为我们魔教的实力是最强的,魔门大阵困住了很多人,包括一些从其他世界过来的人,那些人也不是我们的对手,但当你出现之后,我的认知就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这一切实在是来得太快了,让我们这些人都没有一点的准备,看来你的承诺是绝对能够实现,因为一个超级高手是不会骗我们的?!?br />
        副帮主此刻站了起来,并且把自己的身子弯了下去,现在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难道你还能够继续坐着吗?人家比你强大太多了,这是对高手的一种尊敬,如果你还要继续坐在那里的话,那就是你这个家伙不懂事儿了,一个高手想要干掉你的话,那实在是太容易的事情了,就跟人家吃饭一样,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够把你给干掉,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如果你还没有这样的想法的话,如果你还继续在那里坐着的话,你的师傅也会过来给你一巴掌的,就当自己当年没有教好你,正是因为这一点,副帮主才在旁边站起来了,这是对一位决定强者的尊重,目前这位决定强者就是李天。

        “算你所说的都是正确的,不过有些事情你得明白,你到底能不能够代表魔教,虽然我不清楚你们内部是怎么回事儿,但我却明白一件事情,任何大型组织都是有可能会有变化的,今天你在这里跟我达成了协议,明天又来了一个人,又或者是你们那里的更高级别的人,他们可能跟我已经是不是一路人了,那个时候应该怎么办呢?那个时候是不是我应该跟他们继续谈判呢?我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的,既然你说这是一个非常珍贵的宝贝,那有些时候我们就得把时间花在宝贝的身上,不可能把这些时间花在那些无谓的地方,对我们来说根本没什么用处,你觉得呢?”

        对于他们这些人的礼遇,李天的脸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对于李天这个层次的人来说,什么样的人没有见到过呢,如果你们站起来表示尊敬,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难道我还要对你们表示感谢吗?作为一个超级高手,在玄幻世界的时候,不知道有多少人对自己表示尊敬,那些人的实力都比你们强多了,李天也并没有对他们假以颜色,如果你们这些人还不明白这一点的话,那就是你们自己太搞笑了,所以现在李天什么也不说,就让你们这些家伙自己搞定就是了,现在要做的就是看看你的能力,如果你连手下的这些人都摆平不了,那根本没有资格跟我进行合作,我们不在一个档次上。

        李天提出的这个问题非常刁钻,副帮主也是皱起了眉头,说实在的,副帮主在帮派内部也是位高权重,但如果说想要代表整个帮派,恐怕负帮助还是没有这个权力的,就现在的帮主来说,恐怕也是没有这个权力的,就算他同意了这个协议,但回头很多人不同意呢,每个长老下面都是有自己的人的,这些长老如果表示不同意的话,他们很有可能会做出一些过激的行为,那个时候别说跟李天进行合作了,可能双方会成为敌人的,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副帮主站在这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人家一下子就插到了自己的软肋上,难道要说这些事情自己做不了主吗?

        看到副帮主的表情,李天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其实李天一开始就知道这个家伙做不了主,之所以会这么说李天也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廖忠诚是自己的好兄弟,而且廖忠诚跟了自己那么长时间了,如果不给廖忠诚一个交代的话,恐怕以后兄弟之间可能会反目的,但李天也知道副帮主这个家伙的确是个人才,如果能够把这个家伙拉到自己手下的话,对自己这边也是一个助力,虽然忠诚方面可能会有些欠缺,但是能力方面绝对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寻找宝物这件事情上,可是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吗?人家已经是魔教的副帮主了,怎么可能会归顺你呢?所以李天只能是慢慢的进行说服。

        在这件事情上,李天运用的就是非常不错的,让这位副帮主阁下想到了魔教当中的一些事情,现如今魔教当中的很多人都在内讧,至于结果是个什么样子,李天是一个局外人,当然不清楚里面的情况,但这位副帮主却是十分清楚的,如果让这位副帮主来说的话,有些事情还不如不发生呢,就好像这件宝贝一样,很多红衣技师被派到了这里,这些人都是魔教的重要资产,但最终的结果是什么呢?他们其实都被魔教给抛弃了,都被魔教上层的某些人给抛弃了,这就是魔教内部的一些内乱,副帮主想要改变这一切,但副帮主却没有这个能力,先期抵达的人全部都是炮灰。

        副帮主在来的时候,帮主就已经交代过了,让副帮主管好自己的性命,至于其他人的死活,那就不是他们能够操心的了,这件宝物早晚会弄得天下大只,那个时候大部分的人都会到这里来的,那个时候来的全部都是一些高手,虽然这些红衣祭司也非常的厉害,但如果跟那些真正的高手比起来,他们这些人只能是炮灰了,别看他们平时人5人6的,如果要是真正的对上的话,他们这些人连应战的资格都没有,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现如今也就不用说这些了,当李天说出这个话的时候,副帮主的内心是十分心疼的,这是因为他所效忠的组织在糜烂。

        “就跟你所说的这样,我不可能欺骗你的,如果我要欺骗你的话,那是拿着我自己的脑袋在开玩笑,魔教这边的情况跟其他的大型组织是一样的,我们的内部其实已经是四分五裂了,如果你的实力没有那么强的话,我绝对不可能会把这些话给说出来的,因为这涉及到我们魔教的最高实力,但当你把这个能力表现出来的时候,我这边也就没什么好说的,我这边绝不可能阻挡你的前进,当你想要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这边根本就没有能力阻挡你,所以我这边只能是老老实实的看着,你想问什么我就会告诉你什么,这也是面对一种强者的无力感?!?br />
        副帮主摘下了自己的眼镜,这个时候他已经是没有任何的反抗意思了,刚才李天的一切已经表现出来了,如果这个时候要进行反抗的话,那纯粹是自己的脑子有问题了,你怎么可能比人家更厉害呢,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此刻这个家伙还是要老老实实的,如果要是得罪了眼前的这个人的话,别说是他自己的性命保不住,恐怕后面这些人的性命都是保不住的,这些人也算是魔教的精锐了,副帮主希望能够保住他们,其实副帮主的心里也明白了,李天之所以会那么多的废话,肯定是有所求的,或许自己这些人对他还是有用的,李天很有可能会往开一面的,不会对他们这些人大开杀戒。

        “我原来也没有这么强大,当我十分弱小的时候,我也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情况,那个时候我的内心也是无比的难过,所以你想的什么事情我是知道的,对于魔教的现状,我感觉你非常的痛苦,但你又没有办法改变这一切,所以我这个人有一个想法,你现在可以脱离这个组织了,可以直接加入到我的组织里来,我知道你现在可能没办法考虑这一切,毕竟你的一辈子都在为这个组织效力,在这个时候加到我这边来,可能你的内心会有些反感,但我们完全可以操作这件事情,我的组织非常年轻,至少目前还没有出现这种事情,我也非常欣赏你的才华,不知道你觉得呢?”

        如果要招来一个人的话,那也得看看这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李天实在是太自信了,在这样的场合就开始挖人家的墙角了,李天说话的声音并不小,其实也是为了那些房子里的人,让你们这些人都听清楚了,你们的副帮主的确是一个人才,在战场上就被敌人给挖墙脚了,这样的人足以抵得上很多战斗人员,楼里的很多人也开始窃窃私语,难道对方有了这样的想法吗?如果对方真的有这样的想法的话,谁知道他们的副帮主会不会这么做呢?如果是以前的魔教的话,他们的副帮主肯定会严词拒绝的,但现在的魔教已经四分五裂了,还值得咱们效力吗?

        “李先生,请原谅我,这件事情我是绝对不可能答应的,我跟教主之间有我们自己的事情,当年我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教主就已经是挽救了我的生命,所以我对这个组织是非常有感情的,我也绝不会做出背叛教主的事情,我们可以在这里有限度的进行合作,我不敢保证其他派系的人怎么样,但是我能够保证我自己派系的人怎么样,如果李先生不能够容忍这件事情,那就当我们之前什么话也没有说过,今天晚上我们好好的大战一场,我也希望能够死在李先生的手下,这对我自己来说也是一种尊重,至少没有死在一个无名之辈的手里?!?br />
        这家伙非常有力的说道,李天就更加欣赏这个家伙了,有这么一颗忠心耿耿的心,以后如果能够投降自己的话,那自己的日子应该是过得非常好的,所以李天对这个家伙更加有趣了,怎么可能会一巴掌拍死你呢?不过李天必须得让这个家伙加入自己这边,所以李天接下来的动作也就有理由了,李天直接就打向了旁边的1栋楼,这里面全部都是魔教的武装人员,当李天的气息抵达这座建筑物的时候,里面的人都感觉到自己被压扁了,外面的建筑物并没有任何的损伤,这可能就是传说当中的软杀伤,外面的建筑物还是完好无损的,但里面的人基本上都已经是重伤了,连缓解的余地都没有。

        副帮主看到这一切大惊失色,真没想到李天竟然是这样,在没有通知对方的前提下,李天竟然已经是动手了,而且动手的时候非常狠辣,里面30的人丢掉了自己的性命,剩余的人虽然还有一口气儿,但如果没有天才地宝的话,恐怕这些人也是没有办法活下去的,这家伙真没想到李天这么儒雅的人能够做出这种事情,所以这家伙满脸的不相信,李天把自己的手收了起来,然后就笑呵呵的看着这个家伙,这意思也是非常明显的,如果你自己不同意的话,那么下一次可能是旁边的这座建筑物,再下一次可能就是更远处的建筑物,反正你们这些人也是作恶多端,没必要考虑你们的死活的。

        “李先生,这是什么意思?这是在对我们炫耀武力吗?我们早就知道李先生非常强悍,但也没有必要拿着这些普通的性命,开玩笑吧,他们这些人也全部都是有自己的身家的,如果他们这些人死在这里的话,那他们的家里人该如何的做事呢?刚才我们不是在谈判吗?现在竟然突然动手了,这难道就是超级高手应该做的吗?如果要真的是这样的话,我还真是不想跟你们谈判,我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也绝对会捍卫我自己的尊严,捍卫整个魔教的尊严?!?br />
        这家伙非常气愤的说道,这家伙说完之后竟然敢对着李天出手,而且还是最强的杀招,楼里的其他人也是忍不住了,但当这些人准备出来的时候,却发现他们根本冲不出来,如果他们能够冲破李天的壁垒的话,那此刻双方就要进行一场大战了,这场大战对于双方来说,可能都是没有什么好处的,所以李天才把他们困在楼里,只是想看看这个副帮主的身手。

        李天能够感觉得出来,这家伙的确是一名高手,但这个家伙却有很多地方修炼的不对劲,虽然已经是魔教的副帮主了,但李天能够感觉得出来,他所做的一切都好像是为了魔教,但魔教方面并没有把他当做自己人,尤其是身上的这一个身手问题,这一切都好像是一个新手,只有那个力量并没有那个精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前三直选走势图 www.dsyr.ne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

  • 轻生活,做不一样的自己 2019-07-16
  • 中国农民骑行到巴西追逐奥运 2019-07-16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这不是歪想也,谁敢保证你害羞的时候没有任务?你不上报别人怎么计划? 2019-07-09
  • 推进科技兴军 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的伟大实践 2019-06-27
  • 四岁及以下儿童禁用双黄连注射剂 2019-06-26
  • 很重要一个原因,是中国租房非常不方便,没有一个比较完善的租房市场,监管也不力。 2019-06-26
  • 《邪不压正》彭于晏廖凡合作姜文受益良多 2019-06-24
  • 成都连获投资类大奖 用“成都速度”迎接空前机遇 2019-06-23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 2019-06-14
  • 国家外汇管理局:取消QFII资金汇出20%比例要求 2019-06-14
  • 张太雷烈士大学毕业证书回到故乡常州 2019-06-03
  • 督导组进驻河北6市!扫黑除恶可电话举报 2019-06-03
  • 县名解析:朔州山阴县县名来历 2019-05-21
  • China Fokus Staatsprsident Xi gelobt dem Volk zu dienen, whrend nationale Gesetzgebung Jahrestagung abschliet 2019-05-17
  • 揭秘:中纪委如何对高级领导干部进行谈话提醒? 2019-05-17
  • 风采好运彩3 急速赛车开奖有官网吗 新浪彩票手机论坛 500中国竞彩网首页 德州扑克和梭哈的区别 中国福彩网双色球guiz 网上重庆快乐十分害死人 港澳堵王 福建省体育彩票论坛 混合过关竞彩 1977通比牛牛手机版下载 河南体育彩票走势图 nba全明星赛 新疆风彩18选7开奖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直播